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一项运动的职业化,要考虑赛事体系的制定,运动项目的推广,商业合作等。可目前的职业斯诺克掌舵者——世界斯诺克与撞球运动联合会(WPBSA)在这几方面所付出的努力,并没有把这项运动从深陷泥淖中拯救出来。


赛事是职业体育健康发展最核心的内容。一个良好的赛事体系,应该有助于青年球员的成长,支撑成年球员的发展。以网球为例,分级别的巡回赛、挑战赛以及青少年比赛为各个层次的球员都提供了很充分的选择空间和发展机会,不同的积分层次、奖金规模和严格管理的赛事规制,体现了网球运动的高度职业化和可持续性。反观斯诺克,从赛事规制、积分排名、青少年培养几个方面来看,我们都不得不陷入深深的担忧。

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男子网球有相当完备的分级赛事体系

首先来看青少年培养良好的青少年培养途径应该是在职业赛事中建立起合理的分级体系。而目前斯诺克的赛事体系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分级,只有职业与非职业的区别。业余比赛虽有,都是地区性、非常态的少数赛事,并不归WPBSA管辖,其赛事生存状况也极度堪忧。


在这种情况下,年轻球员想要进入职业圈,只有三种途径一是世台联和世界各地几大台协的外卡,二是拿到几项洲际业余锦标赛的冠军,以上两种的名额都属于可遇不可求,只有这最后一种,属于开放报名、开放竞争的比赛途径,就是每年两站的Q School资格赛,只有在至少一站中连胜6场打进四强,才能从近两百人中脱颖而出获得八个宝贵的职业巡回赛资格之一。业余球员们平时只能自己在球房里埋头练习,打打球房、业余比赛养家糊口,每年到了职业大考去碰碰运气,而这大考,还要和所有以前从职业圈掉出来的老球员们一起竞争,其难度无异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用科举考试中状元来形容毫不夸张。


而就算进了职业,也是暗礁丛生,难寻立锥之地。目前职业比赛采用128人的扁平化大签表,原本16人一档的资格赛与32人正赛的分级体系被取消,刚进入职业的球员马上就要和顶尖球员交手,对于他们自信心的建立、经验的积累与积分排名的提高并无太大好处。当年奥沙利文初入巡回赛即取得38连胜、76战74胜的骇人战绩,如果放到现在的无分级大签表中,只怕再天才的火箭也不会达到这样的成就。

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大嘴”艾伦在英锦赛上抗议赫恩新政

提到大签表,赛事规制就是下一个不得不讨论的问题。巴里赫恩上台之后推行128人的扁平化签表,除世锦赛等少数比赛外,上至世界冠军,下至职业菜鸟,所有比赛、所有人都从第一轮就开始捉对厮杀,即便区分资格赛和正赛,也只是将签表的前1-2轮提前进行罢了。方案一出,立时就遭到了一众职业球员的反对,这几年来反对声音逐渐消退,但前不久傅家俊关于“斯诺克养不起128个球员”的炮轰又引发一阵骚动。


大签表的原意是给年轻球员制造更多机会,结果确实产生了更多冷门,但结局并没有如赫恩所愿——能连赢七场夺冠的,多数还是一些更有经验、水平更高的老球员;而冷门的产生反倒是给赛事的精彩程度,尤其是赛事末段的激烈程度打了折扣,对于观赛和推广反而是弊大于利。去年12月刚结束的北爱尔兰公开赛上,十六强的平均世界排名低达34(理想情况8.5),四强平均年龄37岁,最后夺冠的是四人中最年长的42岁的马克-金。

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16年北爱赛签表

扁平签表还带来了参赛疲劳的问题。这两年增加了很多小规模赛事,奖金额度有限,又都是128人签。许多高手开始选择性参赛,即便参赛,可能因为漫长的轮次、密集的赛程而降低了对比赛的新鲜感和求胜欲,比赛的质量也会因此难以保证。远有希金斯禁赛半年复出13连胜连霸英锦赛和世锦赛,奥沙利文休战一年世锦赛复出卫冕,近有费德勒伤缺半年勇夺18冠,塞尔比世锦赛前连退两赛二度加冕。更合理的赛程安排对于球员(尤其高水平球员)的状态保持、竞技水平都是有良性作用的。疲劳作战既不利于自己取的好成绩,也不能增加赛事的观赏性和精彩程度。赫恩努力扩张斯诺克版图,也呼吁球员们努力参赛,但不是大牌球员出场就能起到所想要的推广作用,真正精彩的比赛才是一项运动最好的名片。


另外大签表的施行并没有相应的基础设施与之配套,赛事奖金在赫恩的力推下确实比前两年有了很大提高,但是分摊在大签表中就杯水车薪了。作为一个商人,赫恩知道怎样用最少的钱制造最强的声音,他努力提高着冠军奖金,世锦赛、英锦赛、大奖赛的冠军奖金能达到亚军的三倍之多,可是生活在职业底层的劳苦大众,诚如傅家俊所言,完全无法养家糊口:大多数职业赛事首轮出局的奖金,是零;即便打到第二轮拿到千把英镑,刨除打比赛的报名、住宿、车马费用,所剩无几;如果没有稳定的32强表现,又何以养家?

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2016/17赛季奖金分配表

赫恩的另一个改革就是用奖金排名取代积分排名。世界上使用奖金而非科学制定的赛事积分作为运动员唯一排名标准的运动项目罕见之至,大约只有些电竞、棋牌类的项目,很多项目有奖金榜如高尔夫,但也不会把奖金榜作为衡量球员水准的唯一参考甚至是主要参考。赛事奖金往往要考虑综合考虑赞助商的利益、商业宣传的需要、以及谈判的实际情况而定,既不便于统一,也难以科学地比较,一般只有在体育项目的推广初期或者奖金敏感性的运动中才会采纳。赫恩的这步棋,看似影响不大,也并未成为攻击的主要目标却遗毒匪浅:奖金排名本身并不是没有可操作性,而如今的问题是,并没有一个足够科学合理的奖金分配体系。


其一,赛事之间奖金差别过大。目前世锦赛的冠军奖金被推高至37万多,而普通大型排名赛的冠军奖金通常只有5-9万,小一点的排名赛甚至只有不到2万的冠军奖,如此大的差别,并不能准确反映不同赛事之间的实际差别。网球赛事奖金、积分的分档是与参赛球员的水平、档次,以及赛事的规模等直接挂钩的;而斯诺克比赛中,目前所有球员同台竞争,签表规模基本相同,仅是局制长短的差别,却硬生生造出了20倍的奖金差距在2016年世锦赛的时候,前十的球员只要夺冠,基本都可以升至世界排名第一。排名不再是衡量球员稳定发挥的综合实力指标,而成了单赛事敏感型的墙头草。就像40年前一年只打三个赛事的样子,只要一项比赛打好,一年的努力都不重要。


其二,赛事轮次之间奖金差别过大且缺乏科学依据。我们用锦标赛中相邻两轮奖金/积分的比值来衡量轮次之间的“级差”,比值越小,级差越大。参照其他运动项目,男子网球赛事中八强以上的级差为0.6(少赢一轮获得的奖金是多赢一轮的0.6倍),其他轮次在0.5左右,女子网球赛事的级差略小,冠亚军通常为0.65,四强大约0.6,其余轮次均为0.55左右(根据积分取整有所变化),这其中可以看出十分明显的规律:越到决赛阶段,级差越小,整体在0.5-0.65间浮动。换在斯诺克比赛里,这个数据是令人非常无法理解的。

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ATP主要比赛的积分和级差

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WTA主要比赛的积分和级差

首先是级差过大16/17赛季排名赛的冠亚军级差平均为0.45倍,在16年上半年的三项奖金10万以上的最高级别排名赛中甚至达到了0.35、0.38和0.42倍。15年的球员锦标赛总决赛,乔佩里在一场七局四胜的比赛中4-3逆转威廉姆斯,卷走10万奖金,而亚军威廉姆斯只有3.8万入账,我们没法说,这到底是竞技比赛还是一场赌博。


其次是级差波动大、缺乏科学依据。网球比赛中越到决胜阶段级差越小,不惮揣测其用意,最后阶段的都应该是高手,在积分差绝对值较大的情况下适当缩小差距比值,对于整体排名的优化是有利的。而斯诺克奖金体系却反其道而行之,决赛阶段级差最大,越早的轮次级差反而较小,而且变化极大。例如去年的玉山公开赛,冠亚军级差0.44倍,16强和32强的级差却只有0.81倍,差距极为悬殊。还有的比赛,不同轮次间级差忽高忽低,变化缺乏规律。这个赛季推出的本土系列赛,冠亚军级差只有0.43,亚军与四强之间却达到了0.67,四强与八强间又变成了0.5,更低轮次的级差又降至0.71。很难说,这是不是赫恩和赞助商拍脑袋做出的决策。

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16/17赛季各项排名赛的奖金级差情况

基尼系数是衡量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该系数在0~1之间取值,值越大说明分配越不公平,贫富差距越悬殊(更多说明参见文末)。我们借用基尼系数来分析几项不同运动的奖金/积分分配的“公平程度”。必须要说的是,竞技运动与社会分配有别,成王败寇能者多拿是体育运动的生存准则,因此我们不能以社会财富分配的传统视角来看待这个系数而是应该善加变通:如果一项运动的球员之间水平差距很大,那么就应该有更大的基尼系数,反之亦然;而如果基尼系数所体现的差距远超过球员之间的实际差距,则依旧是存在不公平现象的。

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各项运动排名系统的基尼系数

我们统计了124位有奖金排名的斯诺克职业选手、前100位男子网球选手、2016年高尔夫美巡赛奖金榜的前250位选手和高尔夫世界排名的前200位选手。结果令人担忧。首先,积分排名的基尼系数要高于奖金排名。我们已经说过,奖金是更不可控的,而积分设置更容易遵循有科学依据的竞技规律。很有可能,积分和奖金之间的差距就代表了球员水平与实际收入之间差距的“不公平”其次,斯诺克球员的收入差距已经非常巨大如果没有记错,希金斯说了“现在的竞争更为激烈”,很多人也会用类似观点反驳对斯诺克前途的看衰:“现在球员间的差距比那个年代小很多”、“前几十都有拿冠军的实力”、“比赛实际变得更精彩更激烈了”。按照这些观点,斯诺克球员间的水平差距缩小了,可是奖金收入的基尼系数却如此之大,究竟是他们错了,还是世台联的奖金分配体系错了呢?现在明眼人都可以看到了:不管是哪里,一定有问题。


摒弃了科学合理的积分体系,又没有在奖金排名上仔细花花功夫,强行提高高级别奖金虚张声势,却无视多数球员的生存状态,结果就是拉升了斯诺克球员奖金收入间的基尼系数,造成严重的财富分配不均,更严重的后果恐怕就是斯诺克球员的阶级固化:斯所谓小惠未徧,民弗从也。


关于赛事的问题姑且说到这里,下面来看看商业合作。这一方面因为缺少第一手资料,我也只能管中窥豹,看个大概。斯诺克的赛事赞助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早年仰仗烟草公司,结果欧盟一纸禁令,彻底把这项运动推到没钱更没前途的境地:许多赛事一度裸奔,仰仗世台联的经费发点奖金,结果赛事数量、奖金数量迅速缩水,直接导致目前观众流失、球员后继无人的困境。09-10赛季,全年的排名赛加起来只有区区六项,这运动已经濒临消亡。说到这里,也不能不肯定巴里-赫恩这几年来对斯诺克的改革和拯救,看上去这项运动已经是好了很多,起码暂时地活过来了。治病救人是好事,然而救失其道,不好说这剂药下去,是真的妙手回春,还是寅吃卯粮、揠苗助长。说难听点,斯诺克到了2010年的情况,换谁去整顿一通,也比那个境地要强。


书归正传。如今的赛事赞助商,尤其是本土赛事的赞助商,多数还是各种各样的博彩公司。斯诺克一方面大力打击赌球,一方面又很难找到博彩公司以外的人来提供支持。这种单一类型的商业合作,不仅规模有限,其可持续性和可预测性都殊难掌控。有朝一日博彩也被禁止赞助体育赛事,只怕又是斯诺克的一场浩劫。

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世界台联掌门人“巴里-赫恩”

归根到底,巴里-赫恩是一个商人,他可以把飞镖、扑克比赛搞得风生水起,群情鼓噪,然而斯诺克运动有它自己高贵、优雅、精确和智慧的血统,有特定的爱好人群,并不一定适合这个模式。赫恩这些年在商业方面的吸金能力是绝对值得认可的,可他拿着一手好牌,却给打坏了。他强调为年轻人增加机会,却不采用科学的办法,仅仅是增加这项运动中的偶然性,把一项竞技体育变成了撞大运。职业赛事不是有了商业的噱头就可以自然发展起来的,职业化不等于商业化,是需要遵循运动本身和赛事组织的科学规律的。他作为一个商人,未必是这方面的专家。世台联有没有这方面的专业人士,有没有多听取球员的意见,我们不得而知,但从目前的赛事体系来看,我们正在关注的,他们正在孕育的,是一个前途未卜的怪胎。


作者:朱子骁,微信号:DeepSnooker,微信公众号「深度斯诺克」,作者保留权利

不职业的职业斯诺克(中篇)

慢几步,深几度?

更多原创优质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深度斯诺克」,作者保留权利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 合作伙伴直播TV www.zhibo.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