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达赫迪回首职业生涯
2017-01-12 @ronnie1023 442 2

已经过去了近20年,但肯-达赫迪依然能清晰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当我在打最后几颗球时,我感觉自己变得很特别,”达赫迪说。“艾利克斯-希金斯和丹尼斯-泰勒举起那座著名的奖杯时的情景开始涌入我的脑海。”


一生的练习、努力以及牺牲是值得的。所有抱怀疑态度的人又一次被证明是错的。达赫迪成为了世界冠军。


但是,这却是一个不太可能的冠军,原因有以下几点。


“在参加那次比赛时我的状态其实很糟糕。”达赫迪回忆道。“我在大师赛半决赛中1-6输给了史蒂夫-戴维斯,之后又在爱尔兰大师赛的第一轮以同样的比分输给了他,接着又在英国公开赛的第一轮3-5输给了迈克尔-贾奇。”


在参加世锦赛时,达赫迪压力很大,他正处于跌出前十六的险境,那将使他在之后的赛季都要通过恐怖的资格赛来获得排名赛的参赛席位。




为了在世锦赛之前通过大量比赛来调整状态,达赫迪和当时的后起之秀,签位在另一个半区的21岁的罗尼-奥沙利文进行了练习赛。


“在那届世锦赛刚开始时我十分紧张,但当我第一轮赢了马克-戴维斯之后,我的感觉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我当时知道我下个赛季前十六的地位已经保住了。这为我解除了巨大的压力。”


“之后我在第二轮13-3大胜了史蒂夫-戴维斯,提前一个阶段结束了比赛,这在之前是没有人能在与他的比赛中实现的成绩。突然一下我变得无比自信,我感觉很好并且动力十足。”


之后达赫迪又在四分之一决赛和半决赛中分别以13-917-7战胜了约翰-希金斯和加拿大人阿兰-罗宾度。在他成为世锦赛冠军的路上只剩下最后一名对手——“克鲁斯堡之王”斯蒂芬-亨得利。


“对我来说,亨得利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达赫迪说。“你必须记得一点,在当时,他在克鲁斯堡已经5年没有输过任何一场比赛了,而且他正朝着六连冠迈进。”



的确,强大的苏格兰人在19901996年间只有一次没有拿到世锦赛冠军,在当时的那场决赛中,亨得利绝对是压倒性的大热门。


“当你想起现在的优秀球员时,尼尔-罗伯森、马克-塞尔比、肖恩-墨菲,他们都不配给他系鞋带。在那场决赛中,毫无疑问我是绝对不被看好的,我想我的赔率大概只有3/14/1吧,但我知道我在那届比赛发挥得有多么好,而且我对亨得利有很不错的交战记录。”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不错的防守型球员,而我知道他并不喜欢那种打球的方式。他更喜欢上手、围球、打出高分。我要以他不喜欢的方式和他比赛。我知道我可能永远不会再有机会成为世锦赛冠军了。我记得我在决赛前一直想着‘现在是时候了,就在现在拿下冠军吧’。我开始在脑海中不断想象着胜利。”


达赫迪在决赛中取得了轰动世人的开局,在抢18的比赛中一度以5-311-515-7领先,其中在第11局中胆量过人的黑球翻袋可能让他在心理上取得了决定性的优势。


胜利触手可及,但在90年代初期已经习惯于统治克鲁斯堡大剧院的亨得利开始了反击,就像所有伟大的冠军们一样,他并没有就此俯首称臣。


“我知道他想要反败为胜。最后一个阶段总是最艰难的,但我要努力克服。”


身上仅有1993年威尔士公开赛冠军这一次排名赛头衔的达赫迪感觉到情况发生变化了。


比分从15-7被追成15-12,达赫迪压力剧增,因为这是爱尔兰广播电视台第一次向BBC取得某项赛事最后阶段的转播权,这届赛事也让整个爱尔兰的体育爱好者都为之着迷。



随着亨得利在第28局中的失误了那颗价值连城的红球,达赫迪又一次扩大了领先优势。“当他失误后,我像猎犬一样跳离自己的座位。我赢得了那一局,尽管他将分差缩小了,我仍然有16-12的领先优势,我感觉还不错。”


相比亨得利的5次破百,整场比赛没有一次破百的达赫迪赢下了之后的两局,并且成为了第一位包揽青少年、业余和职业水平世锦赛冠军的球员。


解除压力之后,胜利的喜悦混合着心酸的往事,最初通过电视节目《Pot Black》引导达赫迪接触斯诺克的父亲托尼却无法分享自己儿子职业生涯的巅峰时刻,他在达赫迪年仅10几岁时便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赢得世锦赛冠军是我一直以来都梦想着要做的事情。我的父亲在那之前13年就已经去世了,当我举起奖杯时,我知道她在看着我。看到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他应该会感到很骄傲。”


然而,作为一名刚刚崭露头角的球员,他却差点因一场家庭纷争而丧命。


他的房东决定在妻子不知道的情况下在睡觉前打开煤气灶。另一名和达赫迪住在一起的爱尔兰职业球员达米安-基尔南在凌晨从罗尼-奥沙利文的父亲的性用品商店轮班回来后发现了,他迅速地关掉煤气并且打开了所有的窗子。两人立即收拾行李离开,幸运地逃过了一劫。


“但是房东太太做的早餐真的是太好吃了。”达赫迪开玩笑的说道。


再被选为爱尔兰1997年度体育风云人物之后,达赫迪乘着敞篷巴士在奥康奈尔大街上骄傲地展示奖杯时,所受到的待遇就像常见的国际著名足球队或橄榄球队载誉而归时一样。


“那种感觉是完全不真实的,但我喜欢。能够和我的家人和朋友们一起在奥康奈尔大街上游行,人们将头伸出窗外摇晃着他们的旗帜和我一起庆祝,当时的情景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就算现在只是说起都令我无比激动。”


在伦敦市长官邸被接见时,达赫迪不仅因世锦赛的胜利被表扬,更是因为他阻止犯罪的能力。


“我见到了哈考特大街的总警司,他对我说‘达赫迪,你知道吗?在那场比赛最后阶段晚上7点至10点的这段时间里,没有一个打进都柏林中区警察局的报警电话。’大家都发疯了,他们都以为电话坏了,但其实每个人都在观看斯诺克比赛。”


除了赢得了梦寐以求的奖杯之外,当时27岁的达赫迪还得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好处。“当约翰-帕洛特在1991年赢得世锦赛冠军时,他本来想要在古迪逊公园球场展示奖杯的,因为他是埃佛顿队的铁杆球迷,但他们在那个赛季已经没有出场比赛了。最后,他带着奖杯去了安菲尔德球场,但利物浦的球迷们仍然将他视为他们的一员。在我赢了冠军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说过,我想要带着奖杯去老特拉福德球场,因为我是曼联队的超级球迷。我就之后,我接到了亚历克斯-弗格森的电话,他也是一名斯诺克的超级球迷,他邀请我去作客。”


“我和我的一名朋友一起去的,我们受到了VIP的待遇,并且见到了很多伟大的球员,例如乔治-贝斯特和罗比-查尔顿。我当时被带到了球员们在赛前吃午餐的地方,弗格森站起来说道‘现在我要向你们介绍一位今天非常特殊的客人,新科世锦赛冠军肯-达赫迪。’球员们当时正在准备与西汉姆联队的比赛,他们将要捧起英超冠军的奖杯。我觉得他们可能对我并没有太多兴趣,当时瞬间冷场了,很尴尬。我想可能罗伊-基恩或者丹尼斯-埃尔文会首先上来和我打招呼,因为我之前偶然碰见过他们几次,但没想到却是埃里克-坎通纳。我开始颤抖,他是如此有名的大人物,十分有气场。他走上来和我握手,然后其他人也都加入进来了。”


“在中场休息时,我被邀请到球场上,并被介绍给了超过55000名现场球迷,那简直太难以置信了。我绕着整个球场走了一周,我走到西汉姆联队的球迷面前时,他们开始反复唱着‘你就是吉米-怀特’,他本来是个伦敦人,这太有趣了,但那天在体育场里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


之后的一年,达赫迪连续第二次闯进了世锦赛决赛,但却12-18不敌约翰-希金斯屈居亚军,巧合的是,比分竟然与他前一年战胜亨得利的一模一样。




“之后的那个赛季我表现得并不好。我想我是一直活在成为世锦赛冠军的那个时刻了,并且一直很享受随之而来的一切。当时我得到了很多赞誉。实际上,生活中很多事情都还是和之前的一样,但职业地对待你的对手,你要知道你现在变成了那个将要被打败的人。在每场比赛中,你都会被介绍是世锦赛冠军。在我来说,我仍然对冠军很渴望,我并不想要交出奖杯。”


“奖杯带着骄傲被放在我母亲家里的电视机上,她每天都会把它擦亮,很多人会前去想要和它合影。很多人会走过来对我说他们是在哪里在什么时候看到的那场决赛,并且现在仍然会看。成为世锦赛冠军让我拥有了很多乐趣,而我也对我输掉了决赛而感到失望。”


对比之下是很荒凉的。达赫迪回到家里没有媒体或者球迷等着迎接他,他的世锦赛冠军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


两年之后,达赫迪创造了一个可能比他夺得世锦赛冠军更为著名的时刻,他失误了一颗直对袋口的黑球,连带着错失了职业生涯第一杆满分147以及一辆价值8万英镑的跑车。


“我在打那颗球时完全错了,我太急着去考虑车的颜色以及怎么把它弄回家了。”达赫迪说。


尽管他在正式比赛中的首次满分还是在12年之后的德国姗姗来迟,但当时的奖金已经被减少到只有赛会单杆最高分的19000万英镑,再加上亚军的85000英镑,也显然不足以慰藉这位连续两年在德国大师赛决赛中败北的男人心里的伤痛。


2003年,达赫迪第三次闯进世锦赛决赛,他在最多只能打136局比赛的赛制下创造了132局的记录。




在前两轮均在决胜局险胜肖恩-墨菲和格雷姆-多特之后,爱尔兰人与他在1998年的决赛对手约翰-希金斯相遇八强。他很快便取得了10-0的巨大优势,尽管“苏格兰巫师”将比分追赶至7-10,但随后达赫迪重整旗鼓以13-8获胜。


之后与保罗-亨特的半决赛足以写入克鲁斯堡的历史经典,都柏林人创造了这座场馆历史上最伟大的逆转之一。永不言败的精神帮助达赫迪在9-1514-16落后的绝境之下逆转,赢得了那场经典对决的胜利。


“我的态度就是我永远不会放弃,你必须努力击败我直到打进最后一颗球。”达赫迪回忆道。“不管怎样的比分,我总是相信我能够反败为胜,我有每一次出杆都100%集中精神的心态。我并不打算轻易接受失败。”


他在与马克-威廉姆斯的决赛中证明自己更加顽强的战斗力,在面临1-7甚至5-11的劣势下,他将比分拉回到11-11的同一起跑线。但之前两周高强度的比赛对他们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最终威廉姆斯以18-16夺得了自己的第二次世锦赛冠军头衔。


达赫迪的最近一次排名赛冠军来自于2006年的马耳他杯,之后一直状态平平,世界排名也是一落千丈,他表示曾在2009年考虑过退役。


在过去的8年中,这位六次排名赛冠军得主仅有3次踏足世锦赛正赛阶段,令人记忆犹新的一幕是,他在2014年成功晋级正赛后双膝跪地亲吻这座历史上最著名的场馆地毯的情形。


在谢菲尔德诞生的令人震惊的表演和引人注目的对决直到现在都仍然是无与伦比的。


“我知道这是陈词滥调了,但确实年龄越大就会越重视它。我还没有任何打算,这不是假话,但我肯定会再一次参加世锦赛。它是我们的最高级别赛事,每一个打斯诺克的人都想要得到在克鲁斯堡大剧院比赛的机会,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感觉了。我爱这个地方,一直以来它也对我很好,它帮助我创造了很多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回忆。”


2015年,这位三次英锦赛亚军遭遇了被他形容为职业生涯中最令人怯步比赛之一,他在世锦赛资格赛的第一轮遇到了10次女子世锦赛冠军得主瑞妮-埃文斯。




“我从未感到如此大的压力,”达赫迪透露。“实际上我已经无处躲藏了。在资格赛中,并不会有太多人来看你的比赛。但对于那场比赛,感觉好像趁火打劫的人都聚集过来了,他们都等着看我到底会不会被打败。”


“如果我输了,我就彻底颜面扫地了。这对埃文斯来说并没什么,她已经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球员了,而且一名女性球员没有晋级克鲁斯堡是不需要理由的,但我真的不想当第一个输给她的人。”


这位今年已经47岁的BBC评论员现在仍然对这项运动保持着积极性,并且还有目标要完成,但他现在考虑的是什么时候才是结束职业生涯的最佳时期。


“现在的职业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难打,但同时也有更多的机会,现在有更多的赛事也有更多的奖金。对于刚刚转入职业的年轻球员来说,这是很美妙的。到目前为止,我走过了一段精彩的旅程。”


“不是我得生活和以前不一样了,而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你的优先顺序会改变,你会有家庭或者其他的义务。你需要诚实,也许你的动力和以前的不一样了,但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仍然热爱斯诺克运动,但毫无疑问当你一直无法获胜时这项运动对你来说就会变得越来越艰难。这样会令人沮丧,你的自信也会远去。一切都会变得无比艰难。”


“在资格赛中,你可能会遇到从来没有进入过世界排名前16的选手,他们非常渴望。在我结束职业生涯之前,我要至少再在克鲁斯堡大剧院参加一次世锦赛,我不想要就这么消失。我想要再出彩一次,以让人们记得住我的方式来告别。”(文by ronnie1023

收藏

您好,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 合作伙伴直播TV www.zhibo.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