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叫做《斯诺克》的名剧:悲剧名角(1)碎掉的西洋镜——柯克·史蒂文斯
2016-07-14 @深度斯诺克 789 2

让我们把目光放回到1984年的本森&希捷斯大师赛,那一天的天气也许不是很好,但每一个观众的兴致都未曾受到影响。也许并非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这是半决赛,但肯定每个人都认识正在竞技的两位英俊少年。


旋风一般的吉米·怀特和柯克·史蒂文斯,被称作魔术师的白马王子。


这是两人的第九局。一记轻柔的长台进攻,像一声略嫌轻薄的口哨,母球与红球相吻后,温柔却又坚定不移地将红球推入底袋的深渊中。魔术师拈着他那根二分之一制式的魔杖,球杆接口处似乎有一些花哨而不实用的装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和那身带着些矫揉造作的白色西服性质相同。


白色的尖头皮鞋绕着球桌来回打转,像是来自异邦的舞步。而不经意蹭上白色西服的蓝色巧粉则像是一星破碎的蔷薇。这个来自多伦多的外国人在比赛前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微笑,那微笑甚至因为不吝啬而显得有些廉价,然而当他俯下身来,那张与欧文·威尔逊有些相似的脸立刻变得专注而认真,这或许是一种男性生物所独有的性感。


在稍显拖沓的连续十多次运杆后,母球终于再度出击,在打进黑球的同时轻轻磕碰红球堆——事实上,他接下来的每一杆都几乎如此,母球就像一只暧昧而不安分的手,一下又一下,在撩拨着些什么,挠得人心里痒痒。似乎每一下都没挠到痒处,然而球堆却愈发松散并且被一层一层剥开。



这就是白色魔术师的戏法——一切都在台面上摆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优雅得刚刚好,每一次击球都似乎只是单纯为了进球。然而局势却渐渐明朗,球形也愈来愈简单。


三十六次出杆,三十六次柔而不弱的击球中,只有一杆带有明显的炸球,然而只是这唯一的一杆大力,便已为满分杆奠下了扎实的基础。


最后一杆黑球略有些难度,每个观众都会为他捏一把汗。整个天地间只剩下成千上万的心跳声。略嫌拖沓的运杆后,黑球缓缓落袋。最后的七分也终于被拿到。他当时的手一定很稳,而且很冰冷、很干燥。这一杆是七分,也是一四七分。


笑容再次变得廉价。白色的魔术师用一个有些鲁莽但依然帅气的拥抱纪念下这次圆满。然后他依然风度翩翩,俊朗,并且有些浮夸。


这是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也是繁华散尽的前奏。



1985年英国公开赛后,柯克·史蒂文斯被南非选手塞尔维诺-佛朗西斯科指控服用毒品,魔术师的职业生涯一落千丈。终在91年后淡出台坛。


事实上,史蒂文斯自职业生涯开始以来,从未在任何一次药检中被查出有任何问题。但是就在遭到指控后不久,史蒂文斯突然主动向媒体承认自己长期服用可卡因成瘾。这也许是良心发现的自我救赎,也许是遭到某种压力的无奈妥协。就个人而言,我更倾向于后者。这其中的内幕必然不会干净得如同洁白的母球。


天才往往是最风光的,所以总是容易遭到妒忌。然而天才也是最容易被毁灭的。如果斯诺克是一场悠久的戏剧,那么其中一定会有一位吟游诗人。


吟游诗人会给剧中的每一个人物创作诗歌,以此来歌咏他们一生的伟绩。


像白色骏马在驰骋。

像微风吹过城堡的尖顶。

像仲夏夜的魔术师,

用漂亮的戏法偷走少女的心。

你是高不可攀的王子呦,

舞动着花哨的长剑。

然而坏巫师只是动了动手指,

世界就失了白色。


——献给“没有夺过大赛冠军的最优秀选手”:kirk stevens



微信号:DeepSnooker,微信公众号“深度斯诺克”。作者保留权利,转载请保留版权内容。



更多原创优质内容,尽在“深度斯诺克”,扫码关注,开始阅读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 合作伙伴直播TV www.zhibo.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