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Ronnie,没有时光

——给我的朋友

聊完了库里,蜗壳,范加尔和能想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后,桌上的gin已经没了一半,朋友倒着汤力水,一边和我说,早上看到你留的微信,还以为梁文博打了147。我说,谁叫你睡的早。朋友问,罗伯逊打的怎么样?有没有难度?

我头也没抬,球型没啥难度,他打得挺有难度。


朋友笑了,奥沙利文那些都有难度的啊。


我只好和他解释,罗伯逊的思路一直都不属于好的那种,很多时候,他打着打着,球就越来越难了,昨晚的147,没啥复杂的球型,但他搞来搞去,打得越来越紧,最后的黑球还瞄了半天。


朋友听了,得意的笑,奥沙利文最后黑球都爆杆的啊。


我说,没有奥沙利文了。

我回想昨晚的情景,自己疲惫得像狗一样地在电脑上敲着年度总结,手机在一边播着英锦赛决赛,姜毅保持着正常的迟钝,听他谈到147的时候,我扫了手机一眼,发现罗伯逊已经打到七十多分,看完最后的过程,我已觉得无比煎熬,但无论如何,这是我在三大杯决赛上看到的第一杆147


除了一种见证历史的异样,对于这杆满分以及这场比赛,我没有任何感觉。如果不是因为加班,我压根不会关注这次英锦赛。在奥沙利文挂杆远去的时代,斯诺克也在我世界中慢慢消失,很难想象,我曾经十几年如一日的关注这项运动。

我说,现在的球,其实破百越来越多,但却越来越难看了。朋友猛地点头,说,没有观赏性。


我说,丁俊晖的思路是很好的,但他太追求了,他走位时候的想法都是追求极致,打的顺的时候很好看,走不到那就没了。


朋友表示赞同,丁俊晖走位是叫点,奥沙利文走位是走圆圈,在那个范围差不多就行了,反正就那个力道,走到了当然好,走不到老子绕球台表演一下,观众就开始high” “但真的需要叫位叫的很精确的时候,奥沙利文认真打一下,都能叫到。


我说是的,他不会把精力耗在每一杆球上面,所以打得潇洒。


关键是他思路好,路线熟,打球不用想。


我说,嗯,现在的球员也是叫的差不多就行了,打难了,就拼一杆准度,然后接着打。


是啊,反正年轻嘛,准而已,容易。


我说,所以,库里那么准,他就不用去练后仰了,如果大家都开始扔三分,那么,蜗壳的那些美如画也就很难看到了。这算是运动的进步还是退化呢?


但无论如何,奥沙利文的那些比赛,他的思路,打球风格,小k以下,小带一下,小kiss一下,球越打越散,越打越简单,这种球风是再也没有了。


他打147完全没有压力的啊,玩一样。


我们自然而然又回忆起了大奖赛上奥沙利文的那杆147,最后一个黑球都不打了。


我说,那杆147的逼格不在于最后黑球不打,而在于打掉了第一颗红球,就跑去问裁判147有没有奖金。


朋友摇了摇头,说,那个逼装的是真的成功。


是的,很多打完一颗球就可以想147的球型,奥沙利文也不见得都能打完,但那时那刻,他想装逼了,而且成功了,最后黑球不打,不情不愿地打了还要爆杆,直接将这次装逼升华到极致。


如果用一个词去形容,我们都不会用天才这类词语去形容奥沙利文,从ESPN的张文炳开始看斯诺克到现在的我们,深知只有痞子才能最准确地形容他。是的,他就是一个没什么风度,随心所欲,行为经常失礼,老子想咋地就咋地的痞子,他爱炫,爱show,希望得到大家的口哨。梁文博在英锦赛的上蹿下跳,是一种再明显不过的自我减压方式,但他颤抖紧绷的出杆一再出卖了他,那不是真性情,而是紧张到极点的失态。


而奥沙利文,是唯一能在掀翻屋顶的叫声中获得快感的球员。越打越快,越来越high,是因为他没有把斯诺克当成competition,而是当成一种show,对于show而言,前面的铺垫都是为了最后的高潮,对于大部分球员,他想的是,最后打不进咋办,147没了,冠军没了;只有奥沙利文,会迷恋那种愈加兴奋,心跳加速的刺激感——之前的所有show,都为了这一杆,要show到底,完成伟大的表演。



我和朋友说,很快,亚历山德拉宫就能看到奥沙利文了。


他说当年,我们一起跑去那里,在没有大师赛的日子,发现那只是音乐厅。那天晚上,我们没有看到奥沙利文,他也许在龙洞的某一个酒吧鬼混,喝着gin


而在这个寒冷的雨天夜晚,我们依然是一件长袖,喝的微醺,摇摇晃晃地叫了uber,准备去球馆打上几杆,这种情景,和许多年前在uk的无数个夜晚一样。


朋友突然严肃地和我说:“以后你也许还能见到下一个梅西,下一个库里,但奥沙利文,是真的见不到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毕竟足球和篮球是受众很广的运动,总会有下一个天才出现,但斯诺克却在没落,几乎要玩成中国的国球了,连ukc的决赛都能看到梁文博那张狰狞的脸。龙洞hurricane球馆的桌子也越来越破,趴在绿色台泥上的少年越来越少,我们还能指望看到下一个绕着球台像风火轮一样转着的小胖?


突然想到我们的斯诺克时光,也和奥沙利文一样,渐渐消失,这几年,他越来越挑赛事,我们也跟着跳着看,但大的赛事,还是和往常一样能见到他,如今,他干脆不见了,我们也就在黄易的新闻上看看消息。


是的,不会再有下一个奥沙利文了,人生,也就看了那十几年。


作者:mothers_ruin,微信号:DeepSnooker,微信公众号“深度斯诺克”,转载请保留版权内容。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 合作伙伴直播TV www.zhibo.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