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坛新闻】埃文斯感叹:站在女子斯诺克顶端,却依旧难以谋生
2019-11-06 @BorisDevita 426 1

埃文斯感叹女子斯诺克路难走

先问一个问题:谁的斯诺克世锦赛数量是斯蒂芬·亨德利与罗尼·奥沙利文的总和?


标题谈道女子斯诺克,所以很多球迷应该能够猜到答案就是“斯诺克女皇”瑞安·埃文斯。

斯诺克女皇埃文斯

冠中冠赛前,英国媒体The Telegraph记者对12届女子斯诺克世锦赛冠军瑞安·埃文斯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采访。埃文斯谈道她克服性别歧视追逐梦想的故事。


有一次,埃文斯想要在一家斯诺克俱乐部看哥哥打当地联赛,但是被赶了出来,就因为她是女性。曾经有一位在执裁女子斯诺克赛事的新西兰裁判公开表示女性不该参加比赛。34岁的埃文斯不会气馁,但她确实担心这些外界态度会对其他想要追逐斯诺克运动的女孩儿产生影响。


她说:“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和我的哥哥弟弟一起在俱乐部打球,我已经对这么评论麻木了。现在很少见了,但仍有一些地方(俱乐部)不允许女性进入。我心里想的是:‘真是耻辱,让我来教训你,把你打败我再离开。’”


“作为一名女性,走进俱乐部拿起球杆确实需要勇气。你会被盯着看,会被人评论。我的建议是,做你自己想做的。如果你想打球,那就打吧。”

瑞安·埃文斯

埃文斯每天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尽管回报有限。亨德利上一次参加世锦赛是在2012年,当时他在1/4决赛中输掉了比赛,但仍然获得了74050英镑的收入,包括赛事单杆最高分奖。奥沙利文那届比赛拿到了25万英镑的冠军奖金。同样是2012年,埃文斯超越埃里森·费雪儿,第七次获得女子世锦赛冠军,成为女子斯诺克史上最成功的球员。但那时她的冠军奖金是多少?450英镑。


埃文斯没有像优秀奥运会运动员一样享受国家补贴,她有一个13岁的女儿,需要考虑通过做兼职来补贴家用。


英国的制度和其他国家完全不同。三届女子世锦赛冠军吴安仪自2010年以来一直享受国家奖金,可以全职参加比赛和训练。


埃文斯说:“我们所有的收入都来自奖金,所以只能勉强糊口,而他们却希望你表现出色。我不是说我们应该成为百万富翁,但我认为,如果你是处在你的运动的顶端,你应该不愁生计。这令人很沮丧,但我认为,如果我放弃,就会打击别人的信心,我们(女子斯诺克)将一事无成。”

瑞安·埃文斯

埃文斯经常与奥沙利文、怀特、亨德利等人在表演赛上打球,她说:“这很难,但也令人兴奋。我学到了很多,近距离观察他们打球你才会发现他们有多棒。”


“罗尼很支持我。他告诉我不要放弃。他说,‘你是最棒的,要充分利用你的机会。’”


埃文斯最近也意识到,她对世界各地的年轻女球员有很大的鼓舞作用,尤其是在亚洲——斯诺克发展最快的地方。“我只是上场为自己打球,去其他地方参赛,当别人告诉我看到我打球她们也想尝试,这种感觉太棒了。”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宾汉姆想要再创神迹!

斯图尔特·宾汉姆在上周玉山世界公开赛上险些创造出连续打出5盘破百的神迹,本周的冠中冠宾汉姆希望能够复制上周的惊人状态。

宾汉姆险些连续5盘破百

这位2019年直布罗陀公开赛冠军昨天在自己的网站stuartbingham.com上发布了自己最新一则采访新闻。他在采访中说道:“和塞尔比打球可能一杆就能改变整个比赛。他错失了一个本可以3-0领先的机会,然后我就‘灵光一闪’。我从来没在9局5胜制的比赛中打得这么好过。


“我刚好在状态,每次我K球总能K出不错的机会。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打了4杆破百了,我想这是击败马克·塞尔比最好的方式,毕竟他刚从英格兰公开赛夺冠归来。”


“我不知道是怎样的‘灵光’让我顿悟,但我想将这样的发挥复制下去,先从本周的考文垂开始。”


宾汉姆在世界公开赛1/4决赛2-5输给了约翰·希金斯,但两人在本周的“冠中冠”又见面了。宾汉姆在采访中说:“比赛结束后,我和约翰握了握手,并说我要在冠中冠报复他。他笑了。”


“在考文垂比赛总会感觉很好,球台也很不错。期望我和约翰·希金斯会打一场不错的比赛,也希望我能取得不错的结果!”



球员日常生活集锦

  • 杨·沃哈斯昨天从玉山来到上海,住一夜后再飞回家,看来他不会去考文垂了。


  • 斯特凡诺减肥成效,6个月减掉30斤!


  • 亨德利在ITV解说比赛


  • 无论输赢,能来到考文垂打球,埃文斯还是很开心的。


  • 特鲁姆普在中国看到一家一天营业25小时的店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