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球员罗伯逊如何戒掉游戏,重返斯诺克?
2019-08-17 @BorisDevita 422 0


划重点:


  1. 罗伯逊曾沉迷于《英雄联盟》、《魔兽世界》和《FIFA》,没有比赛的日子里没日没夜打游戏,荒废练球。


  2. 罗伯逊曾带儿子一起打游戏,在游戏里花了数千英镑。


  3. 罗伯逊意识到游戏上瘾的伤害,并开始戒游戏。他认为自己本应该拿到更多冠军,但被游戏耽误了。


(本文约6000字,阅读全文大约需要12分钟)



游戏成瘾


“我知道我上瘾了,但我停不下来。我的大脑告诉我,‘哇,这太有趣了,太令人愉悦了’。我对电子游戏很上瘾,现在依然如此。”


前斯诺克世锦赛冠军尼尔·罗伯逊在谈到他对电子游戏的上瘾时说了很多。过去几年,罗伯逊一直在与恶魔作斗争,这些恶魔是以电子游戏的形式出现。


“这种上瘾让我在职业和生活中付出了很多代价”罗伯逊说,“我本应该赢得更多冠军。我在2010年获得了斯诺克世锦赛冠军,如果我全身心投入到斯诺克,也许我会赢得更多。我把本该花在家人和球桌上的时间浪费在了游戏上。我沉迷于《英雄联盟》、《魔兽世界》和《FIFA》。我没日没夜地在打这些游戏,(现在想想)实在荒谬。《英雄联盟》现在在我家被禁了,这也是应该的。”


“我是一个很容易上瘾的人,性格如此。当我做一件事的时候,我会投入百分之百的精力,并尽我所能做到最好。电子游戏显然非常不健康,长时间坐在屏幕前会影响你的睡眠和情绪。”


《英雄联盟》和《魔兽世界》是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研究发现,它们是有史以来最令人上瘾的电子游戏。“上瘾的定义是:


“反复接触某种物质或参与某项活动,尽管它会造成伤害,但这种参与是令人愉悦或有价值的。”


所有人都有可能上瘾,最近它已被当作一种脑部疾病来治疗。在10年前,人们认为只有身体虚弱的人才容易上瘾,而且这经常被当作弱点而不是成瘾来讨论。然而,科学研究现在已经开始更多地研究上瘾的影响;什么导致了上瘾行为,以及一旦上瘾如何治疗这种行为。过去,人们认为只有吸毒者才会上瘾,但现在,人类也可能对毒品以外的活动上瘾,比如性或电子游戏。但是电子游戏本身就带有成瘾性吗?




电子游戏天生对我们不健康吗?



电子游戏拥有许多益处:它可以帮助人们在一天紧张的工作后获得放松,可以给人们提供数小时的娱乐活动。


尽管存在偏见,视频制作者Johnny Chiodini表示,他一直都将电子游戏作为一种辅助工具来帮助自己应对困难时期。当沮丧开始压倒他的时候,Chiodini会通过电子游戏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它们给了他一种现实生活无法给与他的解脱。

一些电子游戏已经被发现可以缓解人类的压力——有时候离开现实世界是件好事。而还有一些游戏可以提高玩家的认知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团队合作能力。此外,玩电子游戏时的积极体验和“胜利”可以增强玩家的抗压能力。当然,在讨论电子游戏的负面影响时,带有教育目的电子游戏不太可能被提及,鼓励体育锻炼的电子游戏亦是如此。


但是电子游戏本身就带有成瘾性吗?也许问题不在于电子游戏本身。电子游戏是有趣的,令人愉快的。它们提供了一种逃避无聊和世俗生活的方式。电子游戏带我们进入幻想世界、恐怖世界、动作世界和许多不同于我们现实的世界。它们就像时光机,把我们带回想要的任何时间。它们还能把我们带到未来的世界,进入太空,进入地狱的深处。我们可以成为神话中的生物、希腊的神和寻宝者。电子游戏让我们可以与怪物战斗,毁灭世界,成为黑社会头目。它们让我们有机会去建造新世界,去遥远的星系旅行,去认识外星人。


上面这段话都是游戏中的场景,这些话都是真的。毫无疑问,我们这个时代的电子游戏制作技术是非常出色的但就像每个心理学家都会告诉你的——人类对财富有着不可抑制的渴望。截至2018年1月,全球共有22亿电子游戏玩家,这几乎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市场。电子游戏公司可以直接进入这些人的钱包,他们想要从中获益。




主流电子游戏产业



在Gamasutra于2001年发表的文章中,作者John Hopson(后来成为Bungie用户研究主管)就如何制作能够吸引用户的游戏给出了指导。霍普森讨论并结合了行为心理学的技巧,指导如何使用这些技巧达到三个目的:

  • 玩家努力打游戏

  • 让玩家永远打游戏

  • 让玩家永不放弃游戏


这篇文章是在2001年写的——从那时起,这个行业在不断进步。图像技术得到发展,我们可以和远在千里之外的朋友在线聊天,玩视频游戏。自由市场允许游戏公司将游戏产业完全货币化。有时是以玩家为代价,有时则不是。游戏中的广告对于玩家来说并不一定是一个问题,除了在游戏过程中不得不关闭它们所带来的烦恼。另一方面,将游戏设计成“付费游戏”或“免费游戏”的游戏公司可能会非常有害。


免费游戏,顾名思义,玩起来是免费的。免费游戏的创造者通过向玩家出售游戏道具来赚钱。


Teut Weidemann是《工人物语在线》的首席设计师,他指出,为了让一家做免费游戏的公司能够成功,他们必须利用人类的弱点。Weidemann接着说,公司需要找到那些可以将让玩家花钱的领域,并积极地去追求。他说:“我们正在把人们的弱点货币化,把它变成冷冰冰的现金。”


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中,作者的研究表明,游戏开发者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是玩家在游戏中的购买行为。这篇文章得出的结论是游戏成瘾与游戏内的购买行为有着积极的关系。


说到人的货币化,似乎没有人是禁区,甚至儿童也是。一项研究发现,即使是针对6岁儿童的教育性游戏,也存在广告操控性。根据这项研究,在儿童游戏中,《儿童医生的游戏被一个带有新迷你游戏创意的弹出气泡打断。当孩子点击泡泡时,他们会被邀请以1.99美元购买,或者以3.99美元解锁所有新游戏。



“有一个红色的X按钮可以取消弹出窗口,但如果孩子点击它,屏幕上的角色就会摇头,看起来很悲伤,甚至开始哭泣。”


像这样的游戏引发了许多道德问题,不幸的是,这种操纵儿童游戏的广告正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与此同时,孩子们也花费大量时间玩免费游戏,这些游戏的玩家年龄范围通常在18岁以下。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孩子们未经父母允许就花了几千英镑购买游戏道具。当然,许多孩子并不知道花这些钱的后果。尽管这与沉迷于电子游戏无关,但它确实表明,如果孩子们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购买这些物品是多么简单。免费游戏使得玩家在游戏中花钱并支付巨额账单变得尽可能简单。


我们现在看到的游戏都是为了“吸引用户”而设计的,并让他们尽可能长时间地玩下去。此外,许多新开发的游戏都确保玩家在他们这些游戏上获得成功的最快方法是支付真实的钱来购买游戏内的物品。据估计,电子游戏产业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是国际电影产业收入的两倍多。


今年早些时候,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将电子游戏成瘾列为一种心理健康成瘾。有些国家甚至将游戏成瘾确定为一个主要的公共健康问题。英国资助了一些公共诊所,帮助治疗电子游戏成瘾者。




网络游戏对玩家的影响


2001游戏公司为我们带来了《光环》系列的第一部,《侠盗猎车手3》和《麦克斯佩恩》。所有精彩的游戏都有其独特的魅力,每一款游戏都有其独特的挑战性和趣味性,这一点毋庸置疑。然而,这些游戏与当代游戏的不同之处在于,在网络游戏发展之前,90年代早期的游戏主要是基于单人故事模式的多人分屏游戏和合作游戏。


90年代后,电子游戏玩家们迅速进入了疯狂的网络游戏世界。2018年最畅销、玩家最多的电子游戏包括两款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这类游戏永远不会结束,而且竞争非常激烈。吸引尼尔·罗伯逊的在线游戏《英雄联盟》经常在视频游戏成瘾的在线论坛上被引用。


《魔兽世界》是另一款游戏,这款游戏由游戏设计公司暴雪(Blizzard)开发,该公司在BBC纪录片《Panorama》中受到了大量批评,因为有很多18岁以下的青少年逃学玩这款游戏。在美国CNN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作者访问了韩国,以便与正在治疗中心接受游戏成瘾治疗的人交谈。这些正在康复的网瘾者告诉CNN,他们曾为了玩暴雪最受欢迎的游戏,不吃不睡不参加任何其他活动。


“自我对游戏上瘾之后,我的业余时间就全花在电子游戏上了”尼尔·罗伯逊说。


“《英雄联盟》、《魔兽世界》和《FIFA是最主要的几个。当我和妻子米勒生下我们的孩子亚历山大时,我意识到这是个问题。我把时间全花在玩《英雄联盟》上了,而不是和家人交流。但这又是一个很好的逃避职业运动压力的方式。


“当我在玩电子游戏时,没有人关注我的一举一动,也没有人对我评头论足,这是不同的,这是一种释放。比起斯诺克,我更喜欢玩电子游戏。我玩着玩着总会想:晚点再去俱乐部练球吧。但一打就是下午3点,我必须要准备去学校接我儿子了。就这样,我的一天都废了。”


“有趣的是,电子游戏现在已经成为了一项运动。许多“运动员”甚至不是成年人,他们只是孩子。16、7岁的孩子从在妈妈的地下室里玩电子游戏,到在成千上万观众面前靠打电子游戏谋生。这些电子竞技明星已经成为了世界各地许多孩子们的偶像。”




对儿童和成人的影响


根据对青少年病态(无节制)电子游戏的探讨,抑郁、焦虑、社交恐惧症和较低的学习成绩似乎是病态游戏的结果。另一项类似的科学研究跟踪调查了1000多名13岁至18岁的中国健康青少年,得出的结论是,过度上网玩电子游戏的人在9个月后抑郁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两倍多。


另一项研究表明,在游戏玩家中,攻击性和自恋人格特征与网络游戏成瘾呈正相关,而自控力与网络游戏成瘾呈负相关。该研究还推断,对网络游戏的高度依赖与现实中的人际关系困难和压力有关。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这是网络游戏成瘾的原因还是后果。


自己搜索一下,看看多巴胺荷尔蒙,找出为什么你在玩自己最喜欢的游戏时感觉如此好,以及为什么这可能对你有害。顺便说一句,当你在看色情片、服用可卡因等药物以及在社交媒体上获得关注时,大脑中也会释放多巴胺。


虽然说“如果电子游戏给一些人带来了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他们不停止玩游戏之类的话很容易,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如前所述,有些游戏的设计是为了让人们上瘾,并通过使用行为心理学方法来确保他们继续玩下去。


“所有人都对让我们感觉良好的东西上瘾”尼尔·罗伯逊说。


“我年轻的时候就对斯诺克上瘾了——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它给了我一份工作,养活了我和我的家人。然后我沉迷于电子游戏——这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了斯诺克。另一些人可能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了赌博,对水果机上20英镑的头等奖感到兴奋,并因此上瘾。赌博成瘾,电子游戏成瘾,酒精成瘾,毒瘾——这些都是需要控制的。”


“作为人类,最难的事情是在娱乐和上瘾之间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点,很多人会因此陷入危险的境地。你的婚姻可能会破裂,你可能会失去你的房子,你可能会因为沉迷于一些不好的东西而失去真正的东西。我很幸运,其他人可能不会那么幸运。




电子游戏赌博



尼尔·罗伯逊认为有些电子游戏直接包含赌博元素,他说:“一个巨大的问题是游戏中引入了赌博元素。”


FIFA是我经常玩的电子游戏之一,我对FIFA如痴如醉。你真的会打开钱包为你的俱乐部购买不同的卡,你可以得到真正优秀的球员,这取决于你有多幸运。


罗伯逊谈论的是FIFA终极队伍。自FIFA09开始,这一直是FIFA的一种比赛模式。玩家可以构建自己的梦之队,然后在虚拟球场上进行比赛。而这些卡是通过礼包获得的——玩家可以使用游戏内的金币打开礼包,这些金币必须是玩家自己赚来的,当然也可以通过真实的货币来购买“FIFA积分”。然而,不管花多少钱,玩家从礼包中抽中一个稀有球员是完全靠运气的。在FIFA终极队伍中也存在着“花钱赢球”的现象,你花的钱越多,打开的礼包也就越多,就越有可能获得最好的球员进入你的队伍。


EA最新的FIFA系列是FIFA 19。在2018年9月《FIFA 19》发行之前,各国政府曾要求EA Sports披露游戏中出现战利品的开包赔率。比利时政府电视台表示,游戏内的赃物箱是一种赌博形式,并要求FIFA将赃物箱从他们的专营权中移除。2018年4月,比利时博彩委员会表示,根据比利时现行法律,赃物箱是一种赌博形式,因此是非法的。在比利时接受刑事调查后,EA同意从在比利时销售的FIFA游戏中移除赃物箱。


PlayFrank的塞巴斯蒂安·林德表示:“在线赌场受到一系列极其严格的监管,但同样的审查不适用于电子游戏,尽管它们可能具有同样的上瘾效果。在未来,同样的规则可能会开始适用于电子游戏——这非常重要,因为孩子们正在玩这些游戏。监管当然需要实施。


在中国,法律规定游戏公司必须公开抢宝箱的赔率。尽管包括暴雪在内的一些游戏公司已经找到了绕过这项法律的方法,但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这些游戏公司已经到了靠赌博赚钱的地步”尼尔·罗伯逊说。


“你可以在网上购买这些包,花20英镑就可以买到一定数量的包,然后打开它们。我曾经非常忠诚地玩这个游戏,我的儿子也玩这个游戏,过去我们已经在这个愚蠢的游戏上花费了数千英镑。开包会让你上瘾,你非常渴望得到一个稀有球员,这能让你大脑的肾上腺素飙升。”


“我儿子过去常常跑进房间说,‘爸爸,爸爸,能给我一些钱打开这些包吗?孩子们已经可以玩这种赌博了。如果孩子们不沉迷于电子游戏本身,而是沉迷于游戏中的赌博,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罗伯逊现在意识到电子游戏对他有多么有害,所以他现在可以畅所欲言。


幸运的是,通过他的朋友和家人以及他自己的精神毅力,罗伯逊成功地戒掉了他的电子游戏瘾,他将永远与旧习惯作斗争。但还有另一些人沉迷于电子游戏,许多人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可能会沉迷。


作为人类,我们有一种天生的上瘾倾向。EA(FIFA游戏和其他付费类游戏的所属公司)等游戏公司已开始利用这种倾向,不仅在成年人身上,在儿童身上也是如此。顺便说一句,FIFA 19的年龄限制是3岁以上,让孩子们接触赌博的危险是显而易见的。


EA公司的FIFA终极队伍每年收益8亿美元。任何熟悉Twitch和YouTube的人都能看到玩家录制他们的开包视频。这些玩家花了成千上万美元打开FIFA包——这就是像EA这样的游戏公司现在通过销售游戏内道具来赚取的大部分利润。




克服成瘾?


“人类并不完美,而且总是容易做出糟糕的选择”尼尔·罗伯逊说。


“有些人在适当的时候会及时意识到自己上瘾了,但还有一些人却会发现的很晚。对于上瘾,我们需要提高尽可能多的警觉。”


“我现在在玩一个叫做《战锤的游戏,不是视频游戏。我画些小雕像,然后可以与其他收集者斗争。画画需要技巧和时间,我已经非常擅长画画了,有很多不同的绘画技巧。几年前,在我的业余时间里,我会在打斯诺克前玩上8个小时电脑,这显然是影响我在球台上的注意力。现在我在比赛前会把我所有的颜料都带着,通过它们放松一下。”


“如果你正在从赌博上瘾或其他对你有害的上瘾中恢复,你必须找到一些健康的东西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你需要让自己忙起来,这样你就不会再回到上瘾状态。我们都对不同的东西上瘾,每个人都有某种程度的上瘾,你只需要把自己从坏的上瘾中转移出来。”



原作者:Iain Fenton

翻译:Tobe-Elite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