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从巫师学院毕业
2019-05-07 @阿七 2108 0

Judd Trump出生于1989年8月20日,据说是被一位球坛发现了他的斯诺克天赋因而走上了这条路。他在2005年转入职业,2007年完成了克鲁斯堡首秀,并成了进入世锦赛正赛最年轻的球员。不过第一轮他在6-5领先的情况下被肖恩·墨菲逆转。

 

对于一个刚出道的天才而言,这个成绩当然不够。

 

机会出现在2011年。那时他意气风发鲜衣怒马,就在四月初的北京,他以10-8击败马克·塞尔比,刚刚获得职业生涯第一个排名赛冠军。

 

他从世锦赛资格赛打起,首轮10-8拿下卫冕冠军尼尔·罗伯逊,开启了自己的奇袭之路;第二轮对阵古尔德的比赛中,前两节结束小特已经11-5领先,最后他13-6毫不费力打进八强。

 

他1/4决赛的对手是2006年世锦赛冠军Graeme Dott,小特以7-1开局,最后不费吹灰之力以13-5淘汰对手晋级四强。小特的火热状态遭遇了半决赛来自丁俊晖的顽强反抗,那场硬碰硬的对决牵动了无数中国球迷的心。

 

丁俊晖从第一节3-5落后到第二节4-7落后的情况下,连胜五局以9-7领先结束第二节,甚至在第三节再度扩大比分到10-7,不过很快小特开始发力,在第三节结束时将比分扳成12-12平。第四节二人交替上手又把比分带到15-15平,之后小特连续打出单杆50+和破百结束了这场史诗般的对决。

 

如果小特决赛再赢,他将成为亨皇之后最年轻的世锦赛冠军得主。“自古英雄出少年”,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吧?

 

可惜剧本不是这么写的,他碰到了被称为“苏格兰巫师”的约翰·希金斯(John Higgins)。

 

希金斯那个赛季过的非常糟糕。

 

2010年6月他遭遇了长达半年的禁赛处罚,2011年2月他刚过德国大师赛首轮却得知身患癌症的父亲病情恶化的消息,他很快宣布退赛,然而就在回家的路上他父亲已经离世。

 

他永远不会忘记,是父亲让他接触并爱上这项运动,是父亲在他大大小小的比赛中永不缺席,也是父亲在他身陷赌球风波时给了他最坚定的支持。

 

复出后的他宛如重生,见人杀人见神诛神。


小特从一开始就一直领先,并以10-7结束前两节。第22局是个转折点,希金斯一杆47分后红球不进,小特本有机会扩大比分,但在一颗蓝球上出了状况,希金斯就此扳回一城。而且在接下来的四局中,他惩罚了小特的每一杆失误,连胜五局将比分反超。关键的第四节,希金斯更加稳健,最终以18-15第四次捧走冠军奖杯。第33局希金斯的神奇粉球翻袋最终单局逆转让人印象深刻。

 

那是巫师痛定思痛后的自我救赎,不过对小特而言也许意味着别的什么。

 

在2011年之前两人有过七次交手,都是短局制比赛,小特2胜4负1平略微弱于对方;但在那次决赛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希金斯夺冠后单手指天的画面好像在告诉小特:欢迎来到巫师学院。

 

时隔一年之后的上海大师赛,两人再次在决赛碰头。小特手感依旧极好,开局就以5-0领先,并以7-2结束上半场争夺。但悬念依然被巫师拖至决胜局并最终获胜。也就是说,巫师在下半场反打对手8-2。而且他还在第六局打出一杆147。赛后小特说希金斯是他有史以来打过的最强对手。

 

此后几年,小特陆续有冠军进账。但任他再怎么厉害,巫师学院他一直没能顺利毕业。巫师每年都要“抽空”给小特“上课”,而且多次在决胜局中教训他。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世锦赛的四分之一决赛,两人争夺一个四强席位。小特在7-3领先时又遭遇了五连败,被巫师8-7反超。此后二人互有胜负,经历8-8平、11-11平、12-12平,可最后的第25局,还是被希金斯牢牢攥在手里。

 

本届世锦赛前,两人交手32次,巫师22胜9负1平占据绝对上风,小特从未在长局制中撼动过巫师。换句话说,他赢的九次含金量都没那么高。

 

更惨的是,两人三年来的九次交手,小特全败。

 

这次不能再延毕了,小特心想。

 

他大幅弥补了自己走位上的劣势之后已经在攻守两端越来越均衡。这个赛季小特状态极佳,拿到了三个冠军(北爱尔兰杯、大师赛和世界大奖赛),两次都踩着火箭的肩膀登顶。

 

在塞大师从巅峰滑落(请参考《塞尔比正在经历什么?》)、墨菲和丁俊晖当爹后持续低迷(请参考《每次当爹,都要低落好久》)的时候,小特和尼尔扛起了八零后大旗。而尼尔被巫师莫名其妙干掉了。

 

相比于八年前,他关键的进步在于防守能力的提升。毕竟任谁都不可能在长局制中一直处在杆杆响袋的进攻模式。因此知道状态差的时候怎么打是一门必修课,而这方面,相信他从巫师学院学到很多。

 

比赛的节奏非常快,两人打出了决赛该有的样子。第一节他们各自贡献两杆破百战成4-4平,这让本届世锦赛的总破百数上升到历史最多。

 

第二节开局就出现意外,小特长台进攻时受到球台上方不明物体的干扰,虽然长台依旧打进,但随后的简单绿球失误。巫师顺手打出决赛第五杆破百清台,5-4领先。

 

接下来场上风云突变,小特连胜八局几乎让大家以为第四节可以省去了。

 

第二节希金斯的长台成功率由之前的83%暴跌至58%,第13-16局的进袋成功率更是只有惨淡的77%,同时小特的数据则出现明显回升。第12局出现过6-6平的机会,不过巫师没能把握。小特在保持超强准度的同时,防守也丝毫不弱,他出奇的平静,每一杆都胸有成竹。巫师不仅多次进攻无果,防守也失误不断。第17局的轻贴绿球防守,甚至差了近两颗球位。

 

这是巫师在世锦赛上的至暗时刻,不过不是头一遭。巫师在四十岁后连续三年打进世锦赛决赛,这恐怕是一项前无古人后未必有来者的记录。


2017年,巫师在10-4领先时被塞大师反打10-1(详见《克鲁斯堡观念》)。2018年他一开始就被马叔连胜四局,之后努力追赶到7-7平,紧接着就被狂虐七局,虽然最后猛追至15-15平,不过依旧回天乏术(详见《一个姓马的男人决定裸奔》)。


这次也是一样。第三节的八局球极为关键,但竟然都没有进入长时间防守纠缠。小特的远台准度丝毫没有减弱,24局巫师也打进好几颗高难度进球,18局和25局,两人分别冲击147未果,巫师的最后一颗红球翻底袋和小特打红K红还走到黑的那杆实在精彩。两人各胜四局16-9结束第三节。


第四节小特连续两局上手超分,以18-9结束了比赛。


就这样,小特在现今最长的比赛——世锦赛决赛中击败了巫师,顺利拿到了毕业证书。他的偶像奥沙利文告诉过他最好在30岁之前拿到一个世锦赛冠军,他做到了。这一定是他最好的生日礼物。

 

他成为了Neil Robertson 、Mark Selby、Shaun Murphy之后第四位集齐三大赛冠军的八零后球员。而三大赛中的两项都在本赛季获得,还是以暴击火箭和血虐巫师的方式,放眼当今球坛,能做到这一点的恐怕只有他一个人。


他是一位个性鲜明的球员,敢打敢拼遇强则强,他对火箭的记录要明显优于其他八零后球员,他心里无所畏惧,看他打球好像在看昆汀的电影,拿着枪一通扫射,比赛就结束了。

 

他的获胜也让丁俊晖的位置更加尴尬:目前唯一一位登顶过世界第一但没有拿过世锦赛冠军的球员。


更多评论可扫码关注“阿七说”: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