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沙利文:一冠扭转职业生涯



2012年2月5日,刚好是六年前,罗尼-奥沙利文以9-7击败了史蒂芬-马奎尔夺得德国大师赛冠军。尽管在埃塞克斯人显赫的荣誉簿中德国这一冠并不起眼,但它却是“火箭”整个职业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有球迷问我“怎么个转法”,也有人不屑的来了一句“转个毛”?看起来,还是有很多球迷不了解火老师,今天,我们就聊聊六年前的那些事儿。


“这是我打职业赛以来最大的转折点”,奥沙利文在自传《Running》中这样描述德国大师赛夺冠。


2011年冬天,奥沙利文的健康状况不佳,不仅失眠,也被离婚和孩子抚养权问题搞得身心俱疲,那段时间他情绪低落,居无定所。尽管在超级联赛的决赛中以7-1痛击丁俊晖第十次捧杯,但奥沙利文已经很久没有拿过排名赛的冠军了。他当时甚至怀疑自己日后再无夺排名赛冠军的能力了。



他在年底的英锦赛中击败了史蒂夫-戴维斯后就止住了前进的脚步,第二轮,他被贾德-特鲁姆普淘汰出局。奥沙利文总是感到精疲力尽,躺在沙发上就想睡觉,最后他被诊断出患上了单核细胞增多症,俗称“接吻病”。这种病的症状包括:发烧、喉咙痛、食欲丧失、疲倦、头痛、全身痛等。网球运动员中,罗杰-费德勒和佩特拉-科维托娃都深受其害,奥沙利文直到2012年5月(世锦赛后)才痊愈。


奥沙利文形容当时的状态是:“我觉得自己上楼都费劲,除了休息什么也不想做。但这或许并非是什么坏事,我可以享受充足的睡眠,彻底放松,使我放慢生活节奏,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方式。”



2012年2月,奥沙利文参加了德国大师赛,他自我感觉良好,但一开始就遇到了大麻烦。首轮对阵安德鲁-希金森,奥沙利文在抢五的比赛中0-4落后,他觉得自己“完蛋了”:“开车走人吧,显然,我已没有在这些重大比赛中取胜的能力了。”奥沙利文在自传中回忆说:“因为我一直配合运动心理学专家史蒂夫-彼得斯对我的治疗,所以0-4落后时我并没有恐慌。我觉得自己的击球很好,只是没把握住机会。现场有2500名观众呢,只要享受过程就好。”结果,奥沙利文在接下来两局连续打出一杆制胜,并顺利将比分追至3-4。希金森的心理产生了波动,他在第八局中打出单杆60多分,但面对最后一颗红球却出现了失误。奥沙利文抓住机会一杆清台实现逆转,然后顺利的拿下了决胜局,5-4起死回生挺进下一轮。



奥沙利文回忆说:“他(希金森)沮丧极了,跟我握了手就离开了,他当时看起来要垮了,茫然不知所措,垂头丧气,我却得意洋洋。”之后,奥沙利文一路干掉了乔-佩里(5-1)、马修-史蒂文斯(5-3)以及史蒂芬-李(6-4)闯进了决赛。


他的决赛对手是史蒂芬-马奎尔,苏格兰人一开局就轰出三杆破百,无一失误,取得3-1的领先。奥沙利文当时依旧很不自信,“现在的对手都是这样吗?每次参加比赛都会被他们打得晕头转向。”但他又安慰自己,“别这样想,享受过程就好,尽力而为吧,你已经做到最好了。”首阶段结束,奥沙利文将比分追到了3-5,晚场较量,他在中场休息时又将比分追成了6-6平。此时,马奎尔的心态也出现了变化,奥沙利文顺利掌控局面,将比分反超至8-6,手握赛点。但马奎尔接下来完成了一次单局逆转,挽救一个赛点,奥沙利文那时又开始紧张了,担心自己又要重蹈覆辙。



比分7-8时,马奎尔关键时刻进攻顶袋附近的蓝球出现严重失误,而奥沙利文成功将蓝球和粉球相继送进球袋,以66-47,总分9-7结束比赛,赢得两年多以来的首个排名赛冠军。



“当时,我激动得发疯似的,手直发抖,大为失态。现场坐满了2500名观众,而我只想赶快离开。我不能在那里崩溃。自从2002年世锦赛半决赛对阵史蒂芬-亨德利以来,我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尽管很多球迷甚至不知道有德国大师赛,但这个赛事对我非常重要,意义非凡。”奥沙利文在其自传里回忆了打进致胜蓝球前的心理活动:“起先,我想的是别管进不进的事,先保证母球位置安全。然后我告诉自己,不能那样想,冠军不应该那样想。冠军应该自信球会进袋。我当时对自己说:抓住当下。这就是高端运动的真谛、也是你与普通人的区别。”



其实,那场决赛还留下了另一段流传至今的佳话。因为对“史蒂芬-马奎尔将在未来十年统治斯诺克”的评价,就是罗尼-奥沙利文在德国大师赛颁奖仪式上说的。或许,这就是因为当时太紧张造成的,而马奎尔却可能信以为真,以致沉沦至今。



德国大师赛夺冠不但打破了奥沙利文的排名赛冠军荒(他的上一个排名赛冠军是2009年上海大师赛),也为他在几个月后的世锦赛上第四次折桂树立了坚实的信心。然而这一冠并非是仅仅是成绩上的转折,对于经济上已独木难支的“火箭”来说,他也非常缺钱。



5万英镑的冠军奖金并非是什么大数目,但由于两年多无所斩获,奥沙利文出现了财务危机,除了没有奖金,屡战屡败也让他失去了很多赞助费。而且奥沙利文坦言从打斯诺克的那天起,他的经济回报就可以忽略不计。“在史蒂夫-戴维斯和丹尼斯-泰勒哪个年代,尽管奖金也高不到哪去,但TOP30的球员还是能够靠比赛过上体面的日子。当时有电视直播的比赛,观众多大百万,直至千万,还有排着长队的烟草赞助商。但自从烟草商被禁止赞助后,斯诺克的收视率也出现了严重滑坡。当我不再能赢球时,年收入立马从75万英镑锐减到15万英镑,尽管这看起来还不少,但扣除差旅费和支付给经纪人的费用,可就不怎么诱人了。”


奥沙利文的生活并不奢侈,跑步和打球几乎就是他生活的全部内容。他称自己的跑步装备就是他的挚爱珍宝,对于曾经一时冲动买的法拉利跑车,清醒后也蚀了老本卖掉了。奥沙利文称自己很幸运,因为他不必挣大钱来维持某些明星一样的奢侈生活,所以经济上也没有太多压力。要不是离婚被要求支付大量的抚养费,他都不会意识到缺钱是什么感觉。



德国大师赛夺冠对奥沙利文来说还有另一个重要意义。2010年,奥沙利文的父亲刑满获释,但他却担心父亲再无法看到自己赢得排名赛冠军,德国大师赛为奥沙利文圆了一个梦。奥沙利文回忆说:“我等了十八年,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父亲出狱,我没有理由不和他一起享受美食,一起看看电视,看会儿拳击比赛,在家里陪陪他。在他坐牢的这些年里,我一直等他,现在我想成为他生活里的一部分。我一直都很清楚,父亲希望我出类拔萃,我小的时候,他什么事情都愿意为我做,为的是让我获得更好的成功机会。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应该感谢父亲。我懂得的一切都是父亲教我的,他让我脚踏实地地立足于世,为我提供最好的机会,最好的球杆,最好的练球设施,最好的练球伙伴,我需要报答慈父之恩。”


所以,你该清楚六年前的夺冠之夜,对奥沙利文的重要程度了吧。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 合作伙伴直播TV www.zhibo.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