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悲伤留给自己——纪念斯诺克运动的“坏小子”艾利克斯·希金斯
2017-11-22 @刘昕 982 1

眼下,斯诺克北爱尔兰公开赛已经在贝尔法斯特海滨中心开打,作为英国本土系列赛的第二站,该项赛事的奖杯被命名为“艾利克斯·希金斯”杯。艾利克斯·希金斯是北爱尔兰的天才斯诺克球手,绰号“飓风”。因为约翰·希金斯的存在,为了便于区分,也有人称他为“老希金斯”。


从贝尔法斯特贫民窟走出来的世锦赛冠军

贝尔法斯特是英国北爱尔兰地区的最大海港,1949年,艾利克斯·希金斯在那里出生。童年时代,他只是个斯诺克球房码球记分的球童,而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骑师。14岁那年,他曾经为了这个梦想“仗剑走天涯”,但是他并没有成功。天生我材必有用,有时候,这辈子该干什么工作都是注定的。艾利克斯·希金斯终于发现自己在斯诺克这项运动中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于是1965年,16岁的艾利克斯·希金斯回到家乡,成为一名斯诺克球手。仅仅用了六年时间,在1971年22岁的艾利克斯·希金斯转为职业斯诺克球手,并于次年第一次参加斯诺克世锦赛就捧走冠军奖杯,震惊了当时的斯诺克球坛。

他把斯诺克变得更好,却没法把自己变得更好

艾利克斯·希金斯两次获得世锦赛冠军,和戴维斯、亨德利相比,他的战绩显然是暗淡的,但他是让斯诺克发生革命性变化的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斯诺克,防守型打法是主流,比赛拖沓冗长,令人昏昏欲睡,而艾利克斯的出现彻底颠覆了人们印象中的斯诺克比赛。在球场上,艾利克斯就像一只刚出笼的猛兽,崇尚进攻是他的标志。艾利克斯受到追捧的另外一个原因大概就是他与众不同的个人魅力。场边等待击球的他,永远是烟不离手酒不离口,他在球场上带给观众的感觉和任何其他球员都不一样。在那个年代,唯有他让这项运动变得刺激和有趣;也是从那个年代,越来越多的斯诺克球手效仿他,从而开启了进攻型打法的篇章。那个年代,彩色电视机刚问世不久,可以说,艾利克斯·希金斯的出现让彩色电视机之于斯诺克有了更丰富的意义。


可是偏偏这样一位斯诺克的宠儿,却没法管住自己。他就像一个折翼的天使,抽烟、酗酒、打架、赌博,从巅峰期就陪伴着他。他可以把斯诺克玩弄于股掌之中,却没法把自己变得更好,以致于妻子离他而去。电影《粉红三角架》中,艾利克斯职业生涯的后期,好朋友吉米·怀特也和巴里·赫恩签约之后,一无所有的他意识到自己需要被管理。当他去求巴里·赫恩时,巴里只给了他一点可怜的住宿费。电影虽有杜撰,但是也客观反映了艾利克斯职业生涯后期的窘迫。

把悲伤留给自己的悲惨晚年

1998年,艾利克斯·希金斯被确诊为咽喉癌。一生要强的他,并没有向病魔低头、向命运屈服,依然我行我素,偶尔还会拿起球杆打上两局。由于常年化疗,他的牙齿全部脱落,只能靠吃婴儿食品维持生命。其实,只要他有两万英镑,就可以做牙齿移植手术,但是那时的他只有每月两百英镑的政府救济金。他曾说过:“有时候我真的感觉自己全身都被掏空了,连床都爬不上去。我只能随便找个地方躺下,然后听着收音机,我太虚弱以至于根本无法选择。没办法吃,没办法笑,希望能够做牙齿的移植手术,那样我还有点儿活头。”


晚年的艾利克斯·希金斯过着独居的生活,其实他的姐妹、朋友比如吉米·怀特都曾想方设法去帮助他,可他偏偏什么都不愿意接受。由于咽喉癌越来越严重加上营养缺乏,在他接听电话时,对方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甚至没人知道他到底是哪天去世的——他的手机有好多天没有被接听,无奈人们强行进入他的房间,这才发现斯诺克历史上最杰出的天才之一已经在他的床上长眠。

永被铭记的斯诺克传奇

艾利克斯去世后,奥沙利文、史蒂夫·戴维斯、丹尼斯·泰勒等都向他表达了崇高的敬意。奥沙利文一直视其为自己的偶像:“希金斯是我迈入台坛的真正驱动力之一,他是一个斯诺克传奇,应该永远被铭记。”


如今,斯诺克英国本土系列赛第二站以他的名字命名,也是对这位传奇巨星在天之灵最好的告慰。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 合作伙伴直播TV www.zhibo.tv